登录     注册
首页 > 信用研究 > 信用研究

更好释放新时代共享经济的信用红利

发布日期:2018-04-02 08:50:31 | 信息来源:《光明日报》 | 阅读次数:

依托网络平台发展起来的共享经济模式,其特点就是让资源拥有者、使用者和平台运营者、管理者在互不认识、互不见面的条件下就可以完成整个交易活动,通过平台连接将原本熟人间的分享扩大到陌生人之间。由于平台交易双方彼此是陌生的,交易的产生始于信任,交易的成败与否和是否可持续都源于信用的存在与否。

新时代,在推进共享经济发展过程中,信用对于降低共享经济准入门槛、拓展共享经济范畴边界、提升共享经济质量效能等具有不可替代的要素优势。当前,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正在加快推进,规避共享经济活动各参与方的信任风险除了要靠道德和法律的力量之外,还要加快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共享经济发展体系,强化信用约束激励机制,为共享经济发展营造包容创新、安全有序的环境,更好地释放信用的经济价值。

建立信用基础数据库,搭建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立社会信用档案是一项基础性数字信息工程,具有点多、线长、面广、量大等特点,需要多主体发力、多渠道推进。一方面,大力加强信用信息记录工作。发挥相关行业监管部门在推进信用记录建设中的主体责任和作用,探索建立一套系统、科学、高效的信用记录行业规范,明确共享型企业在信用数据建设中的地位、权利、责任和义务,广泛整合引导社会主体参与到信用记录建设工作中,确保信用信息的客观、准确、科学、有效,如实反映信用主体的信用状况。另一方面,积极推进信用信息资源整合,畅通信用信息共享渠道,降低信息集成成本。发挥政府的主体作用和聚集资源的优势,加快推进信用资源整合工程的顶层设计,充分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研究开发信用信息集成系统。推进共享型企业、第三方征信机构、社会各相关主体的信用数据库与政府部门的数据库对接,定期推送给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为各地方、各部门治理违法失信问题提供参考依据。在依法依规、确保用户隐私和信息安全的前提下,鼓励共享型企业与政府信用信息平台、社会征信机构开展合作,在市场主体信用承诺、法人自然人信用评价、信用信息共享等方面开展试点,为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共享经济发展体系积累经验。

延展信用链条,拓宽信用共享的领域和边界。深入发展共享经济,要聚焦信用资源的开发,充分发挥信用的要素禀赋。一是全面深化信用体系改革,革除阻碍信用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藩篱和机制短板,建立符合共享经济发展要求的新时代信用运行体系,围绕信用市场需求提供多元化的信用产品和信用服务,促进信用要素在共享经济发展中有序流通、市场化配给。二是降低信用市场准入门槛,扭转惯性思维,立足于共享经济发展的新要求和新趋势,积极促进信用与共享经济的深度融合,使信用的活力渗透到共享经济发展的全过程,在深入拓展共享经济的领域和范畴的同时,引领共享经济向信用经济方向发展。三是打破信用要素配置的技术壁垒,加快推动信用要素融入共享经济发展的技术研发,促进信用要素与其他要素的组合、衍生和提级,打造高端业态、云端形态的信用要素体系。四是积极推进信用要素从传统领域向新兴领域拓展,促进信用评估、信用担保、信用保险、信用支付等第三方信用服务和产品在共享经济领域的推广应用,不断拓宽信用的覆盖面,拓展信用的辐射领域。

规范信用监管,提高信用共享的公信力。建立一套规范有序、科学完备的信用监管体系是更好释放信用红利的重要保障。对此,可以从以下方面着力:一是完善信用监管的组织体系。整合信用监管资源,明确信用监管部门的主体责任和主导作用,发展和引进第三方征信服务机构,明晰企业信用行为的法律法规边界,积极探索信用监管的社会化、群众化路径,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的信用监管新格局。二是完善信用监管制度。加快企业征信体系建设,完善用户信用系统评级,把企业和用户信用纳入国家社会信用体系统一建设和管理,引导企业和用户主动履行法律义务和社会责任,把信用行为纳入制度化轨道。三是建立信用监管风险预警机制,充分发挥第三方征信服务机构的监测评估职能,加强对重点主体、重点领域、重点环节的技术监测,整合运用用户双向评价、第三方信用认证、第三方信用评级、第三方信用管理等监测手段,及时发现信用失范行为,并在征信系统中予以披露,同时建立信用失范行为纠错机制,让信用经济在阳光下运行。加快建立并不断完善共享经济活动中平台企业的红黑名单制度,规范红黑名单产生和发布行为,建立健全退出机制。四是建立联合激励和惩戒制度。进入新时代,要探索建立跨部门、跨地区、跨行业的守信联合激励、失信联合惩戒的机制,实现“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提高各参与方的失信成本,倒逼形成以信用为核心的共享经济发展体系。

作为新的经济形态和新的资源配置方式,共享经济集中体现了理念创新、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内在要求。新时代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离不开日益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保驾护航,要在信用共享中助推共享经济提质增效、扩容增量,持续释放共享经济的信用红利。(赵博,系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后)